欢迎访问企业官网建站公司网站,拥有丰富的建站经验,快速智能且精美!

企业官网建站公司

自助建站官网平台建设,公司自助官网建站定制

观点丨基于美、英、澳、日、新五国的教育信息化战略比较研究

作者:jcmp      发布时间:2021-04-17      浏览量:0
研究发现,五国教育信息化战略重心和实践发

研究发现,五国教育信息化战略重心和实践发展都沿着“设施建设—资源开发—队伍培训—应用提升—教学变革”的建设逻辑,并最终通过对学生“学”和教师“教”的变革而重塑教育形态。

1 方法与过程

01

方法

本研究聚焦于美、英、澳、日、新五国教育信息化战略制定与推进实施方面的比较,采用文献研究法,收集整理近二十年五国有关教育信息化推进的重要战略,进行对比分析。

研究主要从纵向和横向两个维度进行比较,纵向上通过比较五国教育信息化战略制定和推进过程,总结五国教育信息化的发展脉络和发展逻辑;横向上通过对五国教育信息化推进战略的目标和发展任务进行比较,分析五国教育信息化的发展诉求和着力点。

总体来讲,本研究倾向于探究五国教育信息化战略中的共同特质,来解释不同国情下五国均能取得不俗的教育信息化成效的相同或相似成因,以便能够较“无缝”地迁移到我国教育信息化战略制定和推进中来。

02过程

最后,本研究在对比我国教育信息化现状的基础上,总结了五国教育信息化战略制定和推进过程中的有效措施,以反思我国教育信息化建设,为我国教育信息化长远发展提供借鉴。

2 教育信息化战略引领教育形态变革

教育形态是由教育的原理、结构、方法、评价标准以及教育的组织形式等所构成的教育的整体表现形式。其与历史社会发展相适应,随着社会生产力和生产方式的变革而产生相应的变革。教育信息化战略引领教育形态变革的过程,即通过利用ICT(信息技术)与教育的融合创新变革教育形态的过程,实质上也是教育信息化战略推进实施的过程。

下面将从五国教育信息化战略中体现的、对学与教变革的新理念和新措施出发,寻找其共通点,阐述ICT何以变革教育形态。

01 ICT对学生学的变革

首先,为促进学生适应信息化时代,各国对学生知识能力结构提出了新的要求。

美国 早在2002年就由“21世纪技能联盟”发布了《面向21世纪学习者的21世纪能力:数字时代的基本素养》,将ICT技能确立为21世纪学生应具备的核心技能之一;在NETP2016中,进一步明确了数字公民应具备的新知识和能力结构。

英国 2016年发布的《教育部2015要2020战略规划:世界级教育与保健》和 澳大利亚 2015年发布的《国家创新与科学议程》都提出,要加大力度建设和推行STEM课程,以补强学生胜任未来工作的知识能力结构。

日本 在2011年发布的《教育信息化愿景》也提出,以培养学生21世纪基本技能为基本目标,并在2015年度科学技术白皮书中提出要培养学生活用信息的能力。

新加坡 在2014年发布了学生《21世纪技能和目标框架》,在此基础上提出了“21世纪竞争力”框架,认为信息与沟通技巧是适应全球化社会必须掌握的三大技巧之一;在最新的Master Plan 4中更是强调要培养面向未来、负责任的数字化学习者。

ICT不仅在知识层面发展成为以学科存在的计算机科学,被整合进STEM课程体系,同时在技能层面成为学生适应社会、获取知识和谋求发展的必备核心能力。

其次,为提升学生学习质量和效率,各国对学生学习方式提出新的要求。

美国 NETP2010提出的“技术支持下的21世纪学习模型”,强调利用ICT营造学习氛围、提供实用工具和丰富学习资源,使学习者能够充分自由地选择学习方式;而NETP2016更是以培育ICT支持下的参与式和自主式学习为学习领域的基本目标。

英国 在2012年发布“聚焦于如何利用ICT技术来促进教学与学习”的新政策,提出打破课堂、学科的限制,为学生提供丰富的学习资源,使学生可以通过网络获得在线图书馆、各类工具与资源,以支持学生开展移动学习、泛在学习等型新学习方式。

日本 从2010年开始实施“未来学校”项目,以试点的形式选取了20所学校,建立高度信息化的教育环境,探索泛在教育生态下的学生数字化学习方式。

新加坡 和 澳大利亚 都基于高水平的教育信息基础设施建设,如“一人一机”“自带数字设备”等项目的开展,促进学生泛在学习方式的形成。

ICT作为知识传递的新工具和新媒介,极大地拓展了信息交换的方式和渠道,使学习突破时空界限,构建了更广泛的学习共同体,有效地提升了学习的质量和效率。

再次,为实现学生个体的充分发展,各国对学习支持系统提出了新的要求。

学习支持系统是一个目的明确的(支持学习者学习)、由多个元素集合而成的(人、物、环境)、以人性化为先导的、不断发展和变化的人工系统。虽然学习支持系统都是通过学习指导、学习资源提供、学习过程管理和学习反馈评价等过程产生作用,但基于ICT的学习支持系统与基于传统教学模式的学习支持系统有质的不同,其中最核心的不同就是基于ICT学习支持系统的目的是支持学生的个性化学习。

美国 为实现NETP2010中提出的学习领域目标,开始重点研发基于ICT的学习支持系统,试图建立一个能够提供个性化学习指导、差异化学习资源配置与推送、因人而异的学习路径选择和学习过程管理,以及面向学习者个体学习过程的自动化的、计算能力强大的和有预测能力的学习反馈评价的整合学习支持系统;而在2012年发布的《通过教育数据挖掘和学习分析促进教与学》报告中,更是强调大数据时代通过教育数据挖掘和学习分析支持个性化学习。

英国 在2005年发布的《利用技术:改变学习及儿童服务》的信息化战略,提出在教育和儿童服务的各个领域充分利用ICT技术,为学习者的个性化学习提供完备的服务环境支持;而2008年开始的“下一代学习”运动也明确提出,利用ICT 为学习者提供学习工具、在线支持、可定制资源以及技术指导,以促进学习者个性化学习。

澳大利亚 则以智能教室系统等基于ICT的学习支持系统为支撑推进个性化的在线学习。

日本 在教材电子化的基础上利用大数据分析学生学习过程,以求为每个学生个体提供更科学、更有针对性的指导。

新加坡 则在Master Plan 4 中明确强调,通过建立连接的ICT学习生态系统支持学生泛在的、个性化的学习。

通过利用ICT对学生学习行为、学习进程以及学习特点等数据的全面收集和分析,使学生真正了解自己的学习过程,从而进行主动性、适应性的调整,成为自身学习的主导者,真正实现因时因地制宜的个性化学习。

02 ICT 对教师教的变革

首先,为了促进ICT 与课程的融合,各国对教师的能力和角色提出了新的要求。

英国 在1998年就颁布了《ICT应用于学科教学的教师能力标准》,对教师的ICT 能力提出了要求;2004年,英国教育与技能部启动了手把手支持项目,旨在提高教师整合ICT和教学的能力。

澳大利亚 在2010年发布《教师及学校领导者的数字战略》,明确提出国家对教师和学校领导接受ICT并创造性地应用于课堂教学的期望和要求。

日本 也非常注重教师的信息化能力培养,在2006年部署的“IT改革新战略”中明确提出,要制定明确具体的教师IT指导能力的评价标准,促进所有教师的IT 应用能力的提升。

新加坡 从Master Plan 1就强调对教师ICT技能的培训,明确提出教师应具备ICT与课程整合的能力和信息化教学的能力,Master Plan 2和Master Plan 3均延续和强化了这一要求。Master Plan 4则要求教师在学习伙伴的角色的基础上,成为学生学习经验和环境的设计者。

ICT通过拓展知识的内涵和变革知识的传递模式,促使教师必须相应地更新知识能力结构,重新适应师生间的信息交流方式和民主关系。

其次,为了促使教育真正实现信息化和个性化,各国对教学模式提出了新的要求。

传统的教学模式以教师为中心,知识主要由教师到学生单向传递,教学方法也是以群体为对象的标准式教学,重视的是教育规模效应。教育信息化支持下的创新教学模式,基于ICT对信息、知识传播和传递的极大扩散和加速,其重心由规模效应向质量效应转变,从而倡导的是“以学生为中心”。

英国 在2005年发布的《利用技术:改变学习及儿童服务》的信息化战略,提出利用ICT进行全面的教育信息化变革以促进教学变革,为学生的个性化学习提供教学环境支持;在2008年开展的“下一代学习”运动的整个实施过程中,一直将以学习者为中心的理念贯穿始终,明确教学应满足不同环境中的不同年龄段学习者的需要;而在2016年发布的《教育部2015—2020战略规划:世界级教育与保健》中,则明确“儿童和年轻人第一位”的原则,强调“处处优质”的教育应以学习者为中心。

澳大利亚、日本和新加坡的教育信息化战略都强调ICT与教学的融合应以支持学生发展为核心目标。

澳大利亚 于2008年发布的《数字教育革命》,在教学中要强化ICT应用以改进学生学习,更明确地提出将ICT在教学中的详细使用嵌入到澳大利亚课程之中。

日本 政府在2006年部署的“IT 改革新战略”中提出,为了培养下一代学生所需的信息技术能力和问题解决能力,要推进活用IT的通俗易懂的教学方法。

新加坡 在MasterPlan 1中就开发了全国统一的ICT教学系统,用以促进ICT和课堂教学的整合;Master Plan 2则基本普及了教师利用信息技术创造以学生为中心的学习环境的新教学模式;Master Plan 3则提出教师在教学中要培养学生自主学习和协作学习的能力;Master Plan 4要求教师在角色转变的基础上,应能够充分利用信息技术革新教学实践,在尊重学生个性化的学习方式的前提下,促进学生高质量的学习。

横向来看,五国的教育信息化建设都已处于整合和创新的阶段,在设施建设、资源开发、队伍培训、应用提升上也都取得了不俗的成果,这为教学变革提供了有力支撑,也为教育形态的重塑奠定了基础。暂不论ICT通过变革社会生产力和生产方式对教育形态变革的外在动力作用,单从教育信息化对学习者知识能力结构、学习方式、教学模式等带来的影响和革新,教育形态的结构无疑正在发生颠覆性的变化。